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城市梦想集

——六米只是个讲故事的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的人生有三大梦想,好吃、穿乖、游遍欧洲。为了此计划,我应该满世界晃荡。巴黎,罗马,维也纳,挪威,雅典。布拉格……偷师学艺,四处借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)『小说连载』蝴蝶飞不过(二)  

2010-04-21 04:45:37|  分类: 木是石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 还是二楼角落那个位置,却对着一架空空的钢琴。心里有种莫名的空旷,感觉生命中少了一样什么东西,不可或缺。
     唐漓捧着一大束百合向我走来。在我对面坐下。不偏不倚。
     看着我的一脸失落:“六,你的琴师朋友呢?”
    “她没来,这儿的服务生说她生病请假了。”
    “你要不要去看看她?”
    “嗯,吃完我去看她吧。”
    “我陪你一块去吧,顺便看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?”
    “不要了,安苒还不认识你,我怕她介意呢。”
    “嗯,也是,那我开车送你去吧。”
    “不用,我自己回家开车就好,我认识路。”

     晚饭在一点点失落中吃的索然无味,尽管是我最喜欢的红菜汤。毕竟是准备想带唐漓见见安苒的,带着一点点担心,这个从来不知冷暖的女子,从来不会心疼自己。

饭后,回家,我给安苒去了电话。在很长的嘟声之后,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,有气无力。
我没听她讲下去便打断道:
      “苒苒,你怎么了?今天去茶厅找你,她们说你生病了?”
      “昏昏沉沉了两天,现在好的差不多了,有点发烧。”
      “你在家吗?我现在去看你。”
      “六,谢谢你。明天最后一次去亦水弹琴,你来听吧!”
      “你为什么要离开?去做什么?
       "人总不能一辈子弹琴吧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你有什么打算呢?”
      “今天晚了,明天你来亦氺,我慢慢告诉你。”
      “嗯。好。那你要早点休息。安”
      “安。”
第二天午后,我早早地给大家下了班,便来到了亦水坊,安染见到我,做在钢琴台上与我相持一笑。我还是在二楼角落那个位置坐下,对这安苒,静静的听着那一段段耳熟能详的旋律。
曲闭,安苒便向我走来,带着一点点跳跃的步子,和往常显得不一样。
“六,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座城市吗?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为一个人。一个六年前离开我的人,我要问问他为什么离开。”
“六年前?这个人是谁?你见到了?”带着很多的疑惑,我不得而解。
安苒脸上挂着的笑意给人那样的神秘而诡异。这个人背后的这个离开6年的人到底是谁、
“嗯,我见到他了,几天前,我看见他从这门走出去,我追了出去,可是却怎么也没有追上。”
“那然后呢?他没有认出你吗?”
“他上车走了,雨下得很大,我在车后面追她,他大概是没看见。”
“他是谁?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?我看着她,看着她的眼神,那样专注的看着我,可却不是在看我,她看到的不是我。”
安苒似乎再也没有听见我说话了,她自顾自的说了下去。
“六,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在这里弹琴了,你知道吗?我等了他6年,六年来我似乎忘记了什么,可是却又想起了什么。我越来越感觉到他的气息,他一定就生活在这个城市,我要去找他了,我一定要找到他的,不管他在哪里?”
我从未见到过安苒脸上有如此大的表情,也从未见过这个波澜不惊的女子,有如此大的变化。那个男子到底是谁,到底对安苒做了什么。我不得不好奇起来,但是在安苒说出一切之前,我都不得而知,我也无法做任何的猜测。

东至,年末,便开始渐渐忙碌起来。公司要总结一年的财务,预算新的项目。大家都在准备着,迎接一次奋战。
在最后一张报表顺利估算完毕后,小薇在也坐不住了。拽着我去逛街,这会总该好好休息休息了吧。
“你就知道玩,小心信用卡又被透支了。”
“怕什么,要是被抓了还有六撑着不是。”
“哼,我才不管你的负债呢,要是有人来抓人,我一定先把你卖了。”
“囧。。。你个死六,小心我揍你。”

小薇拽着我的手走在步行街,大学是的死党加密友,附带现在并肩作战的同事。和微在一起,我们总是能毫无顾忌。
“六,你看你工作累的,都长鱼尾纹咯。”
“小样,咱可比你年轻。”
“唔???对咯,你最近要注意点唐漓,我上次在街上看到一个女人和他拉拉扯扯的。”
“额,是你眼花看错了吧。”
“你个死女人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死心塌地了。”
“好呀,你还说我,当年上学时咱可是谁也没看上呢!”
“你还好意思说,害我天天陪你做宅女。”
“那我也不管,今天你得请客。”
尽管微千百个不同意,还是拽着他的手进了咖啡馆沿窗边的一个位置坐下。“怎么……这样,你混蛋,……为什么受伤的……总是我。”小薇一路抱怨、还好我比较善良,也没趁机敲她竹竿呢。

“诶,你看那女的LV,真不错哦、”
我转向窗外,没看到lv,倒看到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,好像在争吵什么。
不对,那个女子,不正是安苒。、
我冲出门去。冲那个男子叫道:“喂,你想干什么。”
那男子转过头来看我:“你谁呀,你管不着。”
什么我管不着,我一把拉住安苒:“我是她姐姐,你想干什么!”
那男子瞥了一眼冷笑道,“什么姐姐,我还是她丈夫,怎么就没见过她有个你这样的姐姐。”
“大街上海遇见无赖了真是,你离我们远点,否则我就报警了。”
“报警就报警,我是她法律上的合法丈夫,你想怎么?”
“真是胡扯,我还没见过谁的丈夫这样的。”
这时,微带着咖啡厅的保安出来了,拉住了那个男子。我乘机拉着安苒上了车,马上逃离现场、

安苒看上去是受惊了,不说话,我送她回家,一路上呼吸的声音,那么清晰。
“谨颜,谢谢你,我又欠了你一次人情。”
“朋友说什么谢谢,倒是今天这个男的很是奇怪,难道你们认识?”
“不、不……我们不认识的。”
“那他为什么说是你丈夫,还说些莫名其妙的话?”
“这个,我也不知道。我……我先上去了,我,自己就可以。”
我正要停车送安苒上去,安苒便已经消失在巷子中,看不到影子了。留下一堆的疑惑和怜惜。这个女子背后,总让人感觉有那么多的故事。
一片云朵的影子坠落在地面,被南来北往的车轮碾碎了。

 

这个部分修改的差不多了,在这里要感谢老哥,不辞劳苦的帮我的手稿打成电子档。谢谢了。 也希望你们继续看下去,虽然写得不怎么样,但每一点都是用心在写。)

六。only、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