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城市梦想集

——六米只是个讲故事的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的人生有三大梦想,好吃、穿乖、游遍欧洲。为了此计划,我应该满世界晃荡。巴黎,罗马,维也纳,挪威,雅典。布拉格……偷师学艺,四处借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]『小说连载』蝴蝶飞不过(一)  

2010-04-08 21:09:43|  分类: 木是石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六六大顺

 

幸福的本身就是虚妄,它只存在于追求幸福的过程中。

在所谓的终点,你是看不到幸福的,因为它不存在。

——题记

自序

  回首过去那段错把浪漫当幸福的日子,字里行间,说的是一样的道理,写的是一样的话语,不同的是心中已经不再有了涟漪。吃自己的饭,考自己的试,写自己的字,做自己的梦……世界的悲伤与灾难太多都是我们自己手把手的造成的。

  末日尚远,姑且维护自己的天地。文字演变成为内心唯一的寄托,随着应急灯微弱的光线沉沉的掉了下去,一手撑着深不可测的夜,一手敲打无处倾诉的话。那些执念,那样的憧憬,一晃就过去了,如海上飘渺的浮萍,却袭一场突来的赤潮,窒息。

——六瑾颜

 

 

彷徨之中,我似乎看清楚了自己漂泊的一生。

   许多年后,我终于明白了很多道理,没有人能和时间抗衡,人们失去的恰恰就是他们一生追寻的东西,故事会结束,人会被遗忘,但生活还得继续;许多年后,我终于能像昨日的风一样,沉寂在了无边无际的天地玄黄,躲开了外面的生活,开始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流浪。

    所有的过程都会有它本质上的联系,就比方说一个词叫做“六度分离”。世上没有完全的巧合,所有的事情会发生必然会有它自己的道理。既然不是巧合,那么,无论如何避免,它不以这样的形式在这刻发生,那就必然会以另一种形式在另一刻发生。

   

   

每次聚会都是那么热闹,这次庆功宴又算是热闹中较为热闹的一次了,不比婚礼,有主角还有支出;不比应酬,要那么拘谨约束。

我号召了部门的人,毕竟大家为了这份企划案都整整3个星期没有休假了,我也早把唐漓丢在一边,如果这次成功了,大家都会有一笔可观的收入。估计大家这会真的都累了吧,好不容易有个放松的机会都想好好发泄发泄。 小薇建议去茶馆,说这次不喝酒,假期得好好休息。估计是她上次被灌得躺了好几天才没事,这次怕了。大家说好,我便安排了一家茶厅,叫做亦氺坊。说是茶室,其实什么都有。

 

这是一间奢华的茶馆。

大厅明净宽敞,巨大的落地吊灯牵动着整个大厅连成一条鲜明的立体曲线,给人以豁然开朗。

步入厅内。

静静的空间灌满了深沉而明亮的琴音。如残雪消融,小溪欢畅地奔腾,春光乍泄,小鸟啾鸣。如天降山洪,雷电交加,巨石翻滚,大树訇然倒塌,顺流而下,却有人在山路上不慌不忙踽踽独行。她就是那个在山路上独行的人,如黄叶飘在半空。

我想这已经足够能引起我的注意了。

一个白皙、消瘦、轮廓清晰、面容姣好的女人冰冷着一张面孔,闭着眼睛在弹钢琴。流水一样的人群在她面前穿梭着,流水一样的琴声在倾泻着,谁也没有注意到她,她也浑然忘我。

在这样一家处处都是光鲜夺目的茶馆弹钢琴,没有了聚光灯,她照样弹琴,没有人欣赏,她还是弹琴。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,她发现自己没有了梦想,而且再也爱不上任何人。

或许,这只是我的想象。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 我们如此的喧嚣、熙攘。而那边坐着那位白衣女子,似乎这一切都与她无关,她好像就是一张奢华晚宴中被曝光的一道白线。

 

以至于后来我时常回来这里,坐在她对面二楼的角落里,面对着这个女子,听着她的琴声。看着她的波澜不惊的弹琴,一曲接着一曲,旋律由陌生变成熟悉。

我想,大抵有些忧思的女子都会被这琴音所打动吧,这听似音律,又似一个娓娓道来的故事。

 

日子总是有那么多或大或小的巧合,比如说我爱上了这琴声,比如说某天下雨了,很大。这看似没有关系,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着关系。

那个弹琴的女子没有带伞,看着漂泊的大雨,像承载生命太多的背负倾泻下来,在豪华的茶馆门口,她显得那样寞落。

“这雨怕是一会停不下来了,需要帮忙吗?”

“你是……?”

“不要误会,我只是刚好喜欢听你的琴,又刚好要回家而已。”

那女子看着丝毫没有意思要停下来的雨,又看看我,也便不好推辞。

 

我开车,她坐在副驾驶座上显得有些不安。

“怎么称呼你?”我看着她。

“你叫我安苒就可以了。您呢?”

“六谨颜,叫我六就可以了。”

“嗯;六,谢谢你。”

“你琴弹得很好。”

“是吗?我爸爸是个钢琴家,他一直希望我能像他一样,可是我终究还是没按照他的路走。”

“你家在哪呢?是出现了什么意外吗?”

“或许我本身就不适合吧,我离家了,一个人来这个城市,爸爸也不知道。”

“你爸爸应该是希望你好的。”

其实,或许。

 

“到了,这边往里拐,巷子小,你就不要进去了,我自己走就行。”

“嗯,那你自己小心。”

“谢谢,六。”

对面这个女子,第一次看见她笑了,对着我,那么恬淡,原来这样的女子笑起来时那么的恬静,就像海市蜃楼。却又感觉什么都和她没关系似地,那么的波澜不惊。

 

我也便开始常常去茶厅找她,有时候带她去逛街,和她说很多我从前的故事,和她说我和唐漓之间的故事。可是我却怎么也听不到她说自己的事,除非我问她“你爸妈呢?”;“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过世了,好像是为了我爸,我是跟着我爸长大的。”每次总是问到一半,我也不敢再问下去,感觉那是她不愿揭开的伤疤,而我也不再去强求她回忆那些不快乐。而安苒似乎只有我这么一个朋友,我也不再见过其他和她认识的人了。

 

入秋以后,天便开始一点一点的冷起来,这个北方的小城,慢慢的被一股冷气吞噬。

唐漓照例在接我下班,准备一起去吃晚饭。我突然想起该带他去见见安苒,一直说着都没机会。我便拉着唐漓到了茶馆。

“我们去茶馆。”

“噢,是亦氺坊吗?前些日子和一个投资商在那边谈了一笔交易。”

“哈哈,那你一定见过那个在那里弹钢琴的女孩吧,她是我好朋友哦,钢琴弹得特好是不是?”

“怎么从前都没听你说起。那天下雨,我没有注意,谈完便走了。”

“真是,什么事都要向你汇报吗?”我打趣道。

“既然是你的朋友,我理应拜访的。”

 

     车子开到了店门口,“你先进去点菜,我去买点东西就来。”唐漓开车转像街角。

     我知道他是买礼物去了,他好像做什么事情都如此周密,无微不至,从来不会让人觉得缺少什么。

    

     我走进大门便往左望去。

     白色钢琴寂寞的停在台上。安苒不在。

     “小姐,那位弹刚进的小姐去哪里了,今天怎么不在?”我问边上的服务生。

     “哎,说是病了,都两天没来了。没了她弹琴,我都觉得少了什么……”服务生还在轻声嘀咕着,看似这也是一个喜欢安苒琴声的多愁小女生。

      或许,安苒的琴声本身便具有这样的感染力。

 

 

 

 

(第一次写小说,很多情节无法很连贯,有些伏笔做的也不好。

只是为了自己最遥远的理想,请您继续看下去,感谢。

未完待续。   六。only、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