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城市梦想集

——六米只是个讲故事的人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的人生有三大梦想,好吃、穿乖、游遍欧洲。为了此计划,我应该满世界晃荡。巴黎,罗马,维也纳,挪威,雅典。布拉格……偷师学艺,四处借鉴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]重的东西,要轻轻放。  

2013-09-21 23:36:07|  分类: 尘埃落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文/涼六六
(不管真实与否,就把它当做文章来读) 
 
[原]重的东西,要轻轻放。 - 涼六六 - 无爱之城,欢迎光临。


       我希望高人们不耻的正能量能够给我带来一丝温暖。
       它不够深刻,甚至肤浅,又如何。
       在这样的时刻,我需要它。
       不是为了赢,而是为了笑着往前迈一步。






       看着爷爷的骨灰盒的时候,才终于明白过来。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,是否算的上是见面我不知道,但真的是最后了。

入殓的时候真的不禁让人忍不住鼻酸,不管这个人生前对我好坏与否。那个动作是残忍的,把小木匣子放进小小的冢里,之后就永远永远彻底的在这个狭小黑暗之中了,墓碑上的字告诉我们,爷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。

我总以为自己对爷爷奶奶是没有感情的,也觉得自己内心会无比坚强。我依然清晰的记得那时候我五岁,奶奶夺过我手里的碗砸在地方不让我吃饭的一幕,也依然清晰的记得她把我赶出家门时候的果断。直到后来,我长大成人,我依然深刻的感受到奶奶喊不出我的名字那种陌生,也看到她和她孙子乐享天伦的情景。我想那是很深刻的,至今记忆犹新。我不知道这些对于我的成长有什么影响,是否让我形成今天现在这样偏激的原因;我只知道我的母亲,回忆起自己年轻的时候,依然会落下眼泪。

 

回老家的那一天,我是坚强的。看着妈妈,她柔弱的模样,她所承受的苦痛,我知道自己必须强大起来,至少让她现在不受到委屈。在爷爷曾经住的房间里,屋内正奏着哀乐,昏暗的蜡烛,白色的挽联格外醒目。抬起脸的时候,透过遗像,爷爷依然还是记忆中的模样。死亡,就像没了电的钟,秒钟不在顽皮了,时间因此停了下来。

我想起外婆去世的时候,我陪着妈妈将外婆的遗物一点点整理好。细节,全都是那些细节,抽丝剥茧一样把回忆带着血丝剥在你眼前。撕心裂肺的是我妈,好像这个世界上唯一疼她爱她的人永远的不能开口说话了,她唯一能去的地方,倾诉的人都不在了。妈妈在外婆的衣柜里翻出一小叠用手帕包好的零钱,这是外婆去世之前还不忘记出去打一份零工所挣的。妈妈哭的更厉害了,这就是母亲,和我母亲一样的母亲,不论在什么时候,都希望倾尽自己给孩子留下所有。

我以为这么多年了,我已经不会那么难过。可是写到这里泪水模糊到已经看不清屏幕,听不见单曲循环的歌。我真的是越来越矫情了。

 

奶奶从我身边走过,目光不斜视我一寸,好像吝啬的连一个眼神也不愿给我。可是奶奶老了许多,不曾像当年那样目光锋利了,也没有当年那样矫健的动作。所以我现在很安全,我可以站着门口,看着身边的人忙碌。远方的亲戚来也来,许多年不曾谋面的朋友也来了,还有因为据说要陪客户路途遥远而缺席的姑丈。有的人聊着自己的孩子,有人拉着家常,说完这些,进去探望爷爷。我便有了残酷的念想,一个人死了,顶多仅被最亲的人伤心裂肺地缅怀,而陌生人则当是哥新闻事件而被告知,接着,生命是不断向前走。

生老病死就和春夏秋冬一样,爷爷走了,他的小外孙还不知,嬉笑的在他坟前拿着白布条玩耍。人,写起来就是一撇一捺,最关键的时候依然要回归孤独。到最后,依然也是你一个人去面对的事。

遗忘是人类最强大的自我防御机能,肚子饿了,再亲的人,也要专心吃饭。
 
 

 

[原]重的东西,要轻轻放。 - 涼六六 - 无爱之城,欢迎光临。死者已死,生者继续。矛盾依然还在,纷争依然不断,所有的事情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亡而停止。该吵架的吵架,该闹的继续闹,看笑话的继续挽着手臂看着,该来的会毫不容情的铺天盖地而来,该经历的依然要挺着再疲惫的身躯扛下。

没有人能在家庭纷争中学会不落泪,没有人能帮助我脱离苦海。一起抵御外敌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自己身边的人斗争。这样的争吵,这样的纠缠,就好像在生和死之间徘徊。这是一场爸爸妈妈之间的战争,这是一场延续了几十年的斗争。生了二十几年,相处了二十几年,争执了二十几年。我一直都没有勇气把这些写出来,我害怕会被小看,会被遗忘,会被抛弃。可是,这却是真实的存在,我必须要接受它,调整它,包容它,解决它。虽然我知道自己依然不够能力去让母亲释怀半辈子的忧愁。所以我能做的,只有自己做到更好。

       晚上吃饭的时候,爸妈吵了起来。母亲要离家出走,爸爸把我叫了过去,生气的推卸着责任。抛下一句离婚就离婚吧。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一把推开爸爸,扶起晕在门口的母亲,扔下一句脏话,然后大声的喊“夫妻是用来相互扶持,是相互在困境之中做为依靠的,你让母亲苦了几十年,你有什么资格说妈妈不好,这辈子,我不会再让母亲受委屈了。”这是一个史上最残忍的中秋,爸爸愣住了不说话,整个客厅都是回音。

       回到房间的时候,我手还是发抖的,这是我第一次和父亲正面冲突,第一个大声的冲父亲吼过去,也是第一次不听母亲的话为家里的事做决定。我心里难受,母亲和外婆一样一辈子不舍得花钱,勤俭的为了这个家,为什么到最后还是她的错,为什么她所坚持所需要的就会变得无理取闹。我憋不住的眼泪,湮没了中秋的氛围。

       我一点都不害怕未来,一点都不恐惧。

       多少次想离开,去往自己的未来。可是,我看到了我妈。“世事无常,有没有想过失去了我,她应该怎么活。”我是她的全部,所以我不愿意去想其他,我这辈子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活着的时候,一直陪在她的身边,保证她每一天开心安全健康。即使他不愿意,我也必须这么做,我的梦想在远方,她的梦想在我这里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原]重的东西,要轻轻放。 - 涼六六 - 无爱之城,欢迎光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有时候,血缘和亲人,这个词语就胜过任何其他。任何的原因,任何的情感,都变得渺小和微不足道。任何评论,任何指责,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。因为血缘关系,即使未来的枕边那一位的煎熬,日日夜夜。那些煎熬,那些你看不到不曾体验到过的痛,也会因为血缘把一块巨石磨成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多么重要,多么讽刺,多么热血,多么让人激动,多么让人热泪盈眶。

 

错了,完全错了。原来,最深的痛不是看着东西一点点的消失,而是毫无预警的突然失去。什么都假的。道理说得头头是道,可是轮到发生的时候,却又无比艰难。我们总是说,做自己最好,别在乎别人的眼光,可是谁又能真正做到。

我们常说,年轻是谁没爱上一个人生,别难过了下一个会更好,但真的经历离开、结束、再见这些词语是,依然会哭的死去活来。甚至遇到朋友失去朋友失去亲人,可以轻松的说一句,节哀顺变。是啊,哀伤一下,别太伤心,好好过生活,顺应生命的无常变化,这些本来都是改面对的事情。

一个人哭,说明依然心中有所爱的的人,依然对明天还有所期待。真正绝望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。这是从小时候我们就学会的,跌倒了,会先看看周围是否有关心自己的人,要是没有,站起来拍拍屁股继续往前走。

想哭,就大声哭吧,反正我们一出生就在哭,我应该不是一个人,你们都在。直到现在,我才发现,接近事实的真相要有多大力气。

等到我死的时候,在墓碑上刻上“活过,爱过,写过”不就足够了么。人生本来就是一场为了体验而进行的漫长旅途,一场没有标准答案的随堂测验,一场喜怒哀乐不断随机播放的音乐会。

什么都不想说了,就过下去吧,没有停不下来的绝望,幸好最后还能有死亡,会王一切绝望和痛楚清零。


 

[原]重的东西,要轻轻放。 - 涼六六 - 无爱之城,欢迎光临。

2013年9月21日晚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8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